父亲与树

包产到户那年,农民对土地有了自主权,父亲把家里的四亩水浇地全栽上了苹果树,建起了果园。一株株幼苗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父亲就是靠这四亩苹果树维持生计,养活了一大家人,供我们上学念书。父亲爱树,胜过爱自己。浇水,施肥,锄草,修剪,喷药,样样工序打理得井井有条。“种德养心,种树培根”。冬闲之际,父亲也不得停闲,在每棵树下挖出一米深的坑子,填上秸秆沤肥,这种独特的栽培方法,还得到了县果业局的推广。

因我家院子里树多,鸟雀自然也常常光顾,我家竟成了鸟的天堂!院子里的树杈上,房檐下,围墙缝随处可见鸟窝。各种鸟儿在院子的上空翻飞盘旋,鸣叫嬉戏。就在这绿树掩映下的农家小院里,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生活。摘桃子,吃葡萄,掏鸟窝,在树上荡秋千……院子里的每棵树,都记录着我童年的快乐时光。

如今,父亲也老了,身躯犹如一棵饱经沧桑的大树,满脸的皱纹宛若那皲裂的树皮。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恍惚间,我突然觉得,父亲原来就是我们儿女心目中一棵永不弯曲,能遮风挡雨的大树!

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号召退耕还林,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大西北。父亲二话不说,承包了村子里的几百亩黄土坳上的荒山荒坡栽起了树。买种、育苗、栽树、护树……一年四季双腿都沾着泥巴。就这样,日日栽,年年栽,荒山变成万木苍翠的绿色山岗。父亲创造了一片林子!

那年,父亲艰苦创业,新建家园第一件事就是在房前屋后栽满了树。屋后原来是一片空地,村子里的灌溉渠横穿而过,父亲顺渠边栽了一转白杨树,白杨树喜水,不几年工夫,一棵棵小白杨笔直挺拔,枝繁叶茂,犹如一道天然屏障,静静守护着家园。前院里父亲栽满了各种各样的果树,走进家门,犹如走进了一个农业观光园。

□曹雪柏

那年,一个远方的亲戚来我家拜年,在村口打听时,村里人笑着告诉他,院子里树最多的那家就是。远方亲戚很快就找到了。父亲得知此事后,高兴地合不拢嘴。没想到,树竟然成了我家的标志。在父亲眼里,树就是我家的“镇宅之宝”。

□曹雪柏 父亲这辈子,好似与树有着不解之缘。
那年,父亲艰苦创业,新建家园第一件事就是在房前屋后栽满了树。屋后原来是一片空地,村子里的灌溉渠横穿而过,父亲顺渠边栽了一转白杨树,白…

父亲这辈子,好似与树有着不解之缘。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