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竭力保持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

几个月以后,美国女外交官卡罗琳·肯尼迪同样认定这项贸易条约被认为是美国战略的关键因素。TPP是“一项有战略重要意义的条约”,将更紧密地把美国和“整个亚洲—太平洋地区联系在一起”。肯尼迪的评论想说的是,这项协议将大大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长期的权力。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最近重复说明这项协议有深刻的论据,他说,实施TPP“不仅将加强我们在经济上的优势地位,而且还将巩固我们的联盟,将我们与那些我们需要它们帮助的国家联系在一起”。

图片 1

面对这些压力,奥巴马政府考虑它办事的方式有更多的理由。因为美国已经大幅度加强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它冷静地回答了这些批评者,指出美国已经增加了军事行动。美国国防部的官员亚伯拉罕·丹马克在回答上述众议员时说,“我们正在该地区增加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军事行动也增加了”。事实上奥巴马政府为了在亚太地区加强美国的存在已经做了更多的事情。奥巴马政府为了保持美国作为强国在亚太地区的地位,不是仅建立在它的大棒的基础之上,而且也做出了重大的努力,在该地区的经济发展进程中发挥一种更加直接的作用。

首先,奥巴马政府加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尽管在奥巴马开始就任总统时,美军的太平洋年司令部已经拥有约30万士兵,政府仍决定增加在整个地区美国军队的存在。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2016年3月在发给参议院负责武装力量委员会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正派更多的部队到那个地区”。卡特提到有关的细节时说,“我们正在开展和实施新的巩固措施—在关岛、北马里亚纳群岛、菲律宾、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将我们已经设在韩国和日本的军事设施现代化,我们继续加强已有的联盟和其他新的联盟,从印度到越南”。

随后的一个月里,外事官员安东尼·布林肯也证实了美国军事力量的积累。布林肯确认说,奥巴马政府“将美国的军人送到新的更多的地方,比如澳大利亚的北部和在菲律宾的新军事基地,在日本和韩国将已有的军事设施现代化”。

美国政府在推动TPP的时候坚持这在该地区实现它的目标有更多可能性。与此同时,批评TPP的人继续认为政府并没有在做出足够的努力来确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权力,而政府的人士继续相信他们正在利用所拥有的一切手段以便保持美国作为在太平洋地区占主导地位的强国。2016年7月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在访问亚太地区期间宣称,“你们连一秒钟也不要怀疑我们是太平洋的强国。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留下来”。

最近几年奥巴马政府为加强美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权力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美国政府在该地区实施所谓“转向和再平衡”的政策,尽一切可能巩固美国在该地区作为强国的存在。

具体说,美国政府已经推动一项被称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新自由贸易协议开始生效,目的是加强它在经济上的影响力。美国政府将与它的地区伙伴密切合作实施这项协议,试图更明确地确定地区贸易和交流的规则。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2015年4月在一次演说中解释说,批准TPP“将加强我们的经济权力。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再平衡的组件之一”。

美国政府的发言人承认,毫无疑问批准TPP将帮助美国实施它的地区战略。他们认为,美国建议的这项条约是一个强有力的战略工具,他们不停地为这项措施辩护,将其看成是使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位更加巩固的重要战略措施。2016年5月奥巴马总统宣布,“我支持TPP,因为它有重大的战略上的好处”。

2016年8月2日贝拉克·奥巴马总统解释说,“作为总统,我平衡了美国的对外政策,因此我们正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发挥一种更加重要和持久的作用”。“美国对在该地区保持作为强国有很大的兴趣”。

更有甚者,一些美国的政治家希望奥巴马政府走得更远。尽管事实是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已经扩大到近36万人,某些政治家仍要求在该地区有更多的美国军事存在。2016年7月初众议员布兰得利·伯恩在国会的一次质询时称,“今天我在问自己我们在那里是否有一根足够大的棒子”。换句话说,伯恩想知道奥巴马政府是否在亚太地区保持着一种强有力的军事存在以便有效地恐吓对手。伯恩问道:“为了做我们必须做的事情以便既从军事的观点也从其他的方面实现美国的目标,我们在适当的地方拥有适当的军事人员吗?”

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根据集中力量和试图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做到力量再平衡的思想采取行动。除了在中国南海的行动,美国政府提出和采取一系列新的军事和经济措施,极大地强调美国要卷入整个亚太地区。

TPP的战略重要性

最近五角大楼的新闻秘书彼得·库克做出了相似的评论。2016年7月初在被问及关于美国军舰增加在中国南海巡逻时,库克回答说,“我们在世界的那个地区正在做的事情与我们在数十年间所做的事情是相连贯的”。实际上库在为美国的行动辩护,承认美国在历史上一直在该地区保持一种强大的存在。他认为“美国正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新奇之处”。

事实上,美国政府在尽一切可能确保美国在亚洲发挥主导的作用。它简单地调动自己的军队以便保持美国的统治地位。奥巴马总统坚持说,“关于我在再平衡方面留下的遗产,人们不应当怀疑我们正在做我们应当做的事情”。(作者爱德华·亨特是研究战争和帝国主义问题的美国专家)

根据这项方针,奥巴马政府还实现了该地区已经公认的一个目标。就在美国政府能够将它的政策说成是美国战略的重大变化的时候,事情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十多年间一直试图巩固美国在亚太地区作为强国的存在。当奥巴马政府2011年底首次宣布向亚太地区“转向和再平衡”的时候,美国国会调查服务机构的分析人士承认,奥巴马政府的提法与美国现行有效的战略相似。这些分析人士指出,“‘转向’亚洲—太平洋地区政策的大部分是以前的政府已经实施的政策的延续和扩大,也是奥巴马总统本人从执政开始实施的政策的延续和扩大”。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