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6038登录美国打击ISIS:私心下的矛盾!

其次是对叙利亚境内ISIS进行空中打击势必较为困难。从作战角度看,如果实行空中打击,势必要求美军寻求附近的空军打击平台,或是他国的军事基地,或是己方的海军航母。而且,还将涉及到进入叙利亚领空的问题。

二是伊拉克政府如何与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政府合作。从2003年以来,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区就已经成为一股“半独立”的政治力量,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伊拉克中央政府基本上无法有效遏制库尔德人的自治政府,近些年来自治政府在油气田出口和与土耳其关系上甚至已经“踢开”了伊拉克中央政府,双方关系十分紧张。在打击ISIS方面,由于当前双方在北部地区事实上已经被ISIS所隔绝,因此可以“一致对外”;但是如果军事行动上取得进展,那么势必会在未来“库尔德自治政府”边界划分、权力大小等一系列问题上再起波澜,甚至影响对于ISIS的进一步作战行动。

三是美国不派遣陆军,那么地区邻国是否要派出陆军?从作战效果角度讲,单纯的空军打击虽然可以在战场上对ISIS的辎重、指挥和攻击部队进行打击,但是其实际效果难料,地面部队的介入仍然十分迫切。如果在美国和相关国家的援助下,伊拉克安全部队和库尔德武装能够有效反击,那么邻国派出地面部队的紧迫程度就不是太大;倘若伊拉克部队和库尔德武装不能有效打击ISIS,那么地区国家派出地面部队的紧迫性就会大大增加。

从媒体影响力来看,伊拉克的ISIS扩张由于同美国2003年“伊拉克战争”关系密切,导致美国扶植下的“中东民主样板”名誉扫地,容易引起媒体热议;叙利亚则由于战场态势仍然不明朗,且美国多数时候居于幕后,所以舆论影响力并不太大。加之ISIS建国是在攻占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之后,因此遏制伊拉克境内的ISIS成为了美国战略的重中之重。

最重要的是,美国仍然在叙利亚问题上存有私心。美国和西方在叙利亚的设想是通过复制世俗的、自由主义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来推翻巴沙尔政府。但是从当前看,世俗的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实力太弱,且内部纷争严重,无法形成统一力量。而且美国希望完全“避开”叙利亚巴沙尔政府,这在当前的叙利亚战场态势上又几乎不可能,毕竟叙利亚政府仍然控制叙利亚国内大片国土,且军力齐整。美国这种“私心”很可能会使得在叙利亚打击ISIS的战略成果大打折扣。

在此次公布方案之前,奥巴马内阁成员就一直在四处奔走、争取美国政界支持,为向美国大众推销“升级版”打击策略做好准备。毕竟当前的美国如果想支撑一场大规模的海外用兵,从财政、外交和国内舆论等角度看,都仍存在巨大的困难和挑战。从8月美国开始空袭伊拉克北部的ISIS目标以来,一个多月之后,美国全面的介入才真正开始。

金沙js6038登录 ,首先是叙利亚境内的ISIS已经站稳脚跟。叙利亚境内的ISIS盘踞时间已久,而且在叙利亚西北部地区统治较为稳固,能够与之对抗的反政府武装势力较弱,因此受到的威胁较小。如果对叙利亚境内的ISIS进行空中打击,只能伤其皮毛,无法断其筋骨。

金沙js6038登录 1金沙js6038登录美国打击ISIS:私心下的矛盾!。
奥巴马的政策充满矛盾

当前打击伊拉克境内的ISIS主要面临着三个难点。一是伊拉克政府仍然没有彻底完成重组。虽然伊拉克马利基政府已经“让位”于阿巴迪,但是后者在组阁问题上仍然面临挑战。来自伊拉克国内不同教派和种族的压力,以及同一教派、种族内部不同政治力量的相互博弈,都将使得组阁之路异常艰难。而且伊拉克军队的改组工作可能涉及巨大的人事变动,阻力也势必十分巨大。至今伊拉克新政府中关键的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人选仍然没有定论。

这种战略主要基于美国当前的选择,即不派出地面部队。由于美国仍然需要避免重蹈“全面介入”伊拉克的覆辙,也由于伊拉克敏感的领土主权自尊会抗拒任何可能的外来陆军干涉,所以空袭仍然是美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应对ISIS的重中之重。

美国对于ISIS的打击区域有两个,一个是伊拉克,一个是叙利亚。从战场态势上来看,伊拉克ISIS的扩张由于发展迅速,而且接连攻占一系列伊拉克西部和北部重要区域,因此形势较为危急;而叙利亚ISIS已活动很久、达到极限,且与叙利亚国内各个派别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因此形势显得相对和缓。

根据奥巴马的演讲,美国人对于打击ISIS的战略将会分为四个方面,一是加强空袭,必要时可将空袭范围扩大至叙利亚;二是向伊拉克加派非战斗军事人员;三是从资金和情报等方面遏制ISIS,并将相关问题提交至安理会;四是加强相关人道主义援助。而按照时间顺序,对于ISIS的打击将会分为大规模空袭、重组伊拉克政府和击败叙利亚境内ISIS三个部分。

从当前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内的局势看,ISIS依旧在不少地区呈现出扩张的态势。而美国中情局估计ISIS已经拥有了三万人左右的武装,而且人数仍然在不断增加。因此,美国的首要任务就是遏制ISIS在战场上的扩张。从手段上看,“空袭”成了奥巴马政府的首要选择,而外交和制裁手段旨在削弱ISIS的影响力和实力。

随着“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的不断扩张,美国终于放下了自己近年在中东秉持的“敬而远之”的政策。从去年年底ISIS“崛起”,至今已有大半年,但直到多名西方人质被斩首,美国才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般公开表达了自己在此问题上的战略。美国国内不少媒体都直夸奥巴马“强硬”,得此殊荣,实属不易。但仔细梳理一下中东局势就能发现,好不容易强硬起来的奥巴马,其政策仍像是一团乱麻。

尽管伊拉克的ISIS会成为美国优先打击的目标,但是打击叙利亚的ISIS才是“斩草除根”的必然选择。叙利亚是ISIS的大本营,伊拉克才是ISIS扩张的最终表现。打击伊拉克ISIS必然要求打击叙利亚境内的ISIS。但是从当前的局势来看,打击叙利亚境内的ISIS存在着几个难点。

从奥巴马的反应来看,他奉行的似乎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策略。以退出战争为主要政绩的总统,再次发起另一场军事行动,恐怕很难真正改善美国的战略态势。

当前来看,有实力直接派出地面部队的地区国家,除了伊朗之外,其他国家可能性并不太高。沙特和卡塔尔等国部队人数本来就不多,考虑到国内日益膨胀的极端主义思潮,贸然出动恐怕不妥;而伊朗虽然有实力,但是大规模出兵会激起沙特等国的顾虑。所以陆军作战仍然需要仰仗伊拉克和库尔德人武装。

美国打击ISIS战略出台,标志着美国奥巴马政府由过去的“幕后”走到了“前台”,但这份新战略,与其说是完整的计划书,不如说是模糊的方向图。在美国的私心之下,种种矛盾交织在一起。最重要的目标是颠覆叙利亚还是打击ISIS?在伊拉克采取什么样的政治策略?整体上,应该更重视节约国力,还是花大力气维护海外利益?继续当世界老大还是卸下部分责任,让其他国家分担?进而,以中东为重还是以东亚为重?

也正因为美国未来不会派出地面部队而单单以空军为主,对于ISIS的打击效果上,需要相关当事国和地区盟国的大力帮助。不过从阿拉伯世界内部来说,卡塔尔和沙特之间的关系依旧抵牾不断,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也在一系列问题上裂痕依旧;伊朗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关系虽有改善,但是实现根本性的转变仍然需要时间;土耳其由于国内政局变化,埃尔多安希望改变土耳其现行的议会体制为“美国样板”的总统体制,加之新总理达武特奥卢初上任,因此需要时间稳定国内政局,对外介入并不热心。所以美国尽管能够斡旋各个国家组成一个“联盟”,但是彼此协调,必然会遇到诸多困难。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