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先生又开始继续论证该选哪个菜

2019-08-08 02:33 来源:未知

文先生今年53岁了,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爱好文艺,喜欢摄影,作诗,听古典音乐,也喜欢写文章。他的文章里充满了对自然界现象的思考,对人类终极去向的疑问,对人类痛苦的哲学思考,主张终极关怀;对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的答案孜孜以求,在克制自己对金钱和两性欲望方面付出了百般努力,虽然经常以没克制住而告终。他喜欢风花雪月的浪漫意境,尽管他从来没给老婆买过一次花,过过一次生日;他喜欢美丽的女人,经常盯着她们看时总是会忘记自己已婚。他喜欢说自己出身高知家庭,父母都是革命老干部,说自己的老婆跟他门不当户不对,因为岳父是大学普通教师,岳母是银行普通职员。尽管如此,他也曾好心的去看过生病的岳父岳母,推过坐轮椅的岳母,岳母感动的不行,觉得他特别善良。

文先生比他妻子大7岁,当初就因为他推了做轮椅的岳母,岳母觉得他出身那么高贵还那么平易近人,是个善良人,可靠,而且比自己女儿大挺多,一定成熟很多,能够在日后的生活中替女儿拿大主意,撑起生活,再加上文先生对自己的女儿也是百般的疯狂追求,女儿自己也觉得这个人是挺好,挺可以托付的,两人就结婚了。

婚后文先生跟自己的老婆也有过很温暖的时候,有过一起聊天嬉闹,也有过很伤感情的事情发生,那就是文先生跟单位的几个女同事在交往上界限很模糊,引得老婆对他产生了信任危机。有几次老婆去他单位找他一起下班后去逛街,不巧都遇见他和女同事单独呆着,见他老婆进来后,那位女同事匆匆离去,他也脸色泛红,老婆满腹狐疑。女人对这样的事很敏感,非常好奇非得问个究竟,虽然答案是也不对,不是也不对,但她们还是要问,文先生因此跟老婆争锋相对的争执,最后实在不想深说就给老婆扣上“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帽子压得老婆抬不起头,悲愤难当。

有一次,文先生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饭店,很有特色,文夫人给他打电话说今天不想做饭了,想去那家新开的饭店吃。文先生同意了,下班后二人一起去了。那里环境不错吧,新开的,服务员很热情的送来了菜单,文先生拿过来开始点菜。他从第一页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服务员大概有点忙,就说他先去别的桌,等文先生选好了再叫他。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服务员急忙跑过来说,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文先生说,“没事,我还没选好呢,你先忙去吧,我待会叫你。”文夫人问,“你选什么呢这么久?”凑过去坐在文先生旁边才明白,原来他在犹豫两个比较类似的菜,一个十九元,一个十七元,他不知道选哪个合适,就叫来服务员,问哪个菜的量大。服务员似乎有点鄙夷的眼神说,都一样。文先生又开始继续论证该选哪个菜。

好不容易选好了,文夫人想吃那家的特色馅饼。文先生说,“回家自己烙呗,又不是没吃过的,在外面点没吃过的。”文夫人只好作罢,一想这年头还有什么是谁从来没吃过的呢。没多一会,菜都上来了,文先生叫住马上离开的服务员说,你给我上一盘花生米,用手一比划,是那种免费试吃盘的大小。服务员眼神里流露出明显的鄙夷,对文先生说:“对不起先生,您要的那种6块钱,试吃盘是不给客人上的。”文先生还坚持让人家上,服务员无奈,只好端来试吃盘给了他。吃饭过程中,文先生用手指甲抠牙,吃饭时吧嗒嘴。文夫人几次提醒他,他嫌夫人事多。就在文夫人刚要喝汤的时候,文先生一个喷嚏,把嘴里的饭菜渣滓喷进汤碗里,文夫人忍无可忍,拿起包离开了饭店,留下文先生在后面大声叫嚷。

有一年秋天,文先生忽然咳嗽发低烧,去医院检查后竟然被诊断为肺结核,需要住院治疗。文夫人请了一个月的假照顾他,给他送三餐,每周还接他回家洗澡。给他从头到脚的洗完后,还给他剪手指甲和脚趾甲。

后来,文先生出院康复上班了。没多久他们有了即将出生的孩子。文夫人腹部很明显了还去市场买菜,有一次被邻居看见她拎着两袋子菜往回家走,正赶上来接她的文先生。邻居对文先生说:“你可真行,老婆身体这么不方便,你还让她自己出来买菜。”文先生没说什么,拎过来菜一溜烟没影了,留下文夫人在后面慢慢往家里走。

有天下午,邻居听到文先生和夫人在激烈吵架,原来文先生给他过生日的姐姐寄去几百块钱,被夫人发现了问及起来表示了不满,文先生瞪起眼睛跟还在孕期的夫人大吼。夫人气哭,一时激愤的说要去医院做掉孩子。文先生竟然大声喊:“你去啊,去啊!”孩子都那么大月份了,文夫人如何舍得做掉呢,不知道文夫人当时的心情如何,可是人人都可以想象的到吧。

文先生在孩子出生后给孩子照过不少相,摄影是他一大爱好,在国内的某个杂志上还发表过。都是些干枯的树枝伸向蓝天,布满皱纹的老人,夕阳西下等等很唯美的画面。给孩子照相时,文夫人主张抓拍,那样更有真实情趣,可是文先生坚持让孩子站好,摆姿势,弄的孩子几次就抓狂了,他依旧不顾孩子的感受坚持让孩子摆姿势,孩子被折磨超出忍受范围开始哇哇大哭,文夫人带着孩子要回家,他就在后面没玩没了的数落着娘俩。

孩子稍微大点了,文先生开始带着孩子去同事家,当着孩子的面,当着同事和同事孩子的面,夸人家多么优秀,然后告诉自己的孩子向人家学习。孩子每次回来,脸上的落寞让人心疼。夫人建议文先生别这么做,伤孩子自尊,可是文先生从来都不曾认为自己会犯错误,就扯着脖子跟夫人吵,说夫人不虚心。

这样的日子久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随着日子流逝变薄。孩子大概7岁时,文夫人偶然认识了一位男士。那位男士外表英武,个性幽默豪放,对文夫人关心备至。那是一种文夫人在文先生那里从没体会过的一种男性魅力。文夫人不由自主爱上了他。他们经常的短信电话不断,文夫人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和微笑,心情逐渐有了阳光的味道。有时候那位男士也来看文夫人,他们的相处一定很好,那段时间文夫人充满了女人的宽容,温柔的微笑,也更加的任劳任怨。

可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文夫人跟那位男士的的短信有一次不小心被文先生发现了。文先生疯狂的大哭以示自己的屈辱,跑去岳父岳母家痛说痛斥文夫人的不齿行为,然后给所有亲戚打电话告知此事,包括他的姐姐,外地表姐七大姑八大姨,甚至外甥侄子还有他自己的朋友同学。顿时,文夫人四面楚歌陷入所有人的辱骂中。文先生还去电信营业厅打印文夫人的通话记录,搜集文夫人的日记本,说要以此做证据,准备将来对薄公堂,甚至还想去文夫人的工作单位闹,让文夫人名誉扫地,财产孩子什么也得不到,用他的话说,要“置她于死地”。

这事虽然闹成那样,他们并没有真正离婚。

又过了不到一年。

有一天文先生的手机落在家里,巧来个短信,被在家正洗衣服的文夫人看到,短信第一句赫然写着“亲爱的”。可是文夫人看到后,并没有感觉难过。又翻了几页他的短信,里面还有其他女人称呼他“亲爱的”。文夫人看了一会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接着洗衣服去了。晚上文先生回来的时候,文夫人问他短信的事,文先生恼羞成怒说她偷看别人手机,庸人自扰。文夫人没说什么,可是她自己心里因为跟那位男士的事情产生过的罪恶感很快就没了。

他们最后还是离婚了。

文夫人自己挣的钱自己花是够了,但是孩子判给了她,文先生给的抚养费少,文夫人自己省吃俭用还是觉得紧吧。有时候就让孩子跟文先生说多给点钱,孩子跟他说:“爸爸,我慢慢长大了,各种花销都增大了,我妈妈自己一个人工作还要养活我很艰难,抚养费可否增加点?让我妈妈别累病了,累病了我怎么办啊?”文先生立马指责孩子不懂事,不替他着想,说他得给自己留点钱。文夫人让孩子别再要了,因为每次文先生说的都是这些。但是文先生经常说他多么爱孩子,现在不给他钱是因为他都给攒着呢,现在给了孩子钱,就都落文夫人手里了。

前段时间,据说文先生随单位去西藏玩了,发了不少自己的照片,那姿势在我看来都特别“女人”,有双手合十祈祷的,有一张跪在地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谁给他从背后照的,他光着膀子,内裤高于外裤;还有舞蹈姿势的,笑的那么开心灿烂,羡煞旁人,我在下面留言说:“萌萌哒!应该把头发留长点,梳麻花辫方显似少女,心情好!”

青春在我们一辈子的时光里算是最让人留恋的了。可是我们也都在青春年少的时候犯过不知多少可笑的,可悲的,甚至遗憾终身的错误。有着20几岁的青春和当下的成熟大概是所有人的共同梦想。一般来说,岁月的积累让多数人成熟起来,处理各种人生问题都能淡定理性,处理结果不再因为愚蠢的错误而给我们带来太多明显的遗憾。可是,生活里也有人的成熟程度跟年龄并没有太大关系,他们一辈子都似乎不谙世事,是简单不是单纯,那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状态,无论周围发生多少事都对他们毫无借鉴意义,无论他们自己经历多少事都无法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校正他们与人相处的方法和态度。然而他们却并非不快乐,有时候生活很严酷,有时候生活又很宽容,对那种本性并不坏的长不大的人并无特殊惩戒,即使有,他们也浑然不觉,依旧快乐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TAG标签: 少女 萌萌 文先生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发布于澳门新葡萄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先生又开始继续论证该选哪个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