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

2019-06-27 02:31 来源:未知

难见真情说曹操曹操到,刘芳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麦杨子。虽然多年未见,他并没有变得很老,刘芳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他留着个象鸡冠一样高高竖立起的怪异发型,在一群年龄不轻的女人簇拥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刘芳判断那些女人都是跟他学跳舞的学员,看来麦杨子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刘芳叫了声 : 麦杨子。他也马上认出了刘芳,张开嘴刚要说话,看到了刘芳身边的凌芸,他就那样停下了脚步,半张着嘴不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凌芸发了呆。刘芳指了指凌芸,问他 : 你们认识 ? 看美女看傻了吗 ? 这下把麦杨子闹了个大红脸,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说道 : 这位妹妹看起来眼熟,难道是天上掉下来了个林妹妹 ?刘芳心里想,这又是个花痴,以为是在《红楼梦》里呀。刘芳和凌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每次在一起总会踫到这样的男人。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们旅游时,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认为凌芸是30岁出头的年纪,非要和她来场姐弟恋。凌芸无奈地对他说 : 我要是努力一点,女儿都和你一样大了。那小伙子最终还是不信,认为凌芸是瞎编的借口。刘芳说 : 这是凌妹妹,不是林妹妹,她不是来葬花,是来学跳舞的。麦杨子听了后不由大喜,连声说 : 太好了!太好了!忙带着她们到注册处报名交费,安排到了自己教学的班中,才放下心来,依依不舍地告别而去。麦杨子回到住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大失水准。试想,游历在万花丛中,多少女人想投怀送抱,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一个比他年轻近20岁、死心塌地、不要名份也同居了多年的女人,今天怎么看到个老女人也失态了呢 ?麦杨子知道上老年大学的女性要在45岁以上,所以他把他的学员都看作是老女人。麦杨子决定在上第一次课时一定要扳回一城,让那个叫什么 " 凌芸 " 的领教一下他的高超舞技和高高在上的姿态。事情可没有朝他计划的方向发展。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心里就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整堂课,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异常,把平常用广州话上课,改成了他说得并不太好的普通话。他不仅教学特别卖力,对每个学员特别和蔼可亲,还不停地赞扬他们学得好跳得好,让每个人觉得自己都够格当老师了。一些跟麦杨子学习多年的老学员不禁在心里嘀咕 : 麦老师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 , 表现得很反常啊!下课后,麦杨子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他又沮丧又灰心,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了情绪呢 ? 下次课一定要恢复到正常状态,麦杨子下定了决心。可是第二次课他上得更糟糕了。本来应该主要是他在前面领舞做示范,学员们跟着跳,可他没跳多久就迫不及待地单独和每个学员跳。能被老师带舞是每个学员的求之不得的,麦杨子却觉得自己就像《圣经》中的雅各。雅各到了拉班家,拉班有两个女儿,利亚和拉结。雅各爱拉结,为拉班工作了七年,愿得拉结为妻。但拉班却先许妻以利亚,于是他为得到拉结,又为拉班工作了七年。麦杨子好不容易和每个学员跳完,才终于轮到了凌芸。和凌芸跳舞时,他瞄到了她手腕上戴着一只白玉手镯,而她的肤色几乎和手镯的颜色一样白,又让他心猿意马,舞步都差点跳错。这还不算,有一次凌芸拒绝他带舞,他有点失态地当场大声斥责陪他教舞的女助理,怪她没有把新学员教好,女助理莫名其妙地挨了训斥,气得肚子鼓鼓的。事后刘芳问凌芸为什么不要老师带舞 ? 凌芸说,他得意地就好像个皇帝,对着一群后宫要雨露均沾,我偏不让他得逞,再说跳那么一下也不会有多大进步。刘芳暗笑,原来凌芸也有耍小孩子脾气仼性的时候。麦杨子左思右想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来几个最好的哥们给他出主意。几个哥们听完麦杨子的述说,不约而同都嚷了起来 ,一个说 : 杨子,你多少岁了,还在玩爱情游戏吗 ? 另一个说 : 那女人有50岁了吧 ?麦杨子说 : 我问过阿芳了,她女儿研究生毕业后都工作了,应该只比我小几岁吧,我们的年龄还是很合适的。这下子几个哥们的眼睛都发直了 : 你要把你那个二奶换成她吗 ? 只听说越找越年轻的,你怎么倒过来了?麦杨子不禁有点垴羞成怒 : 你们不要乱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她。众人看见麦杨子真的生了气,马上都闭上了嘴。其中一个号称 " 智多星 " 的只好圆场说 : 不如我们把她约出来吃个饭,看看她倒底是个怎样的人再做决定吧。大家伙都说这个办法好,也都很想见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个万事不经心的麦杨子弄得五迷三道。刘芳接到邀请后很痛快就同意了,她也希望凌芸能参加聚会。一方面是街坊邻居很久不见想叙叙旧,另一方面是她想好友能多认识几个人,毕竟她丈夫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感情上最好也能有个归属。凌芸呢,在女儿参加工作后精神上压力减轻了很多,心情也舒畅了,对朋友间的聚会不再那么抵触,也答应了刘芳的邀请。

TAG标签: 舞场 恋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发布于澳门新葡萄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